藤 牌 操 演 击 倭 阵
  作者:陈有芳  浏览:3499  发布时间:2023/11/18

平潭旧称海坛,简称岚。藤牌操在海坛岛流传了450多年,源于戚继光率兵登岛剿倭。难能可贵的是,戚家军还传受战法武技,藏兵于民,抗击外敌。

藤牌兵是“鸳鸯阵”的重要内容。右手持盾,左手持刀,可防可攻,既可合兵,又可独战。戚继光研创“鸳鸯阵”法,屡经战阵,大获胜绩。戚家军不但以“光饼”充饥不扰民,军纪严明;所到之处,还组织乡勇,发动民众,大力推广阵法,至有藤牌操传承不息,流传民间,充分体现为国捍边、保境安民的用兵方向和崇高情操。

藤牌呈圆盘状、径70-90厘米、重6-9斤,以藤条紧密编成,可御刀砍枪扎,内有横木把手;腰刀长3尺2寸,重1斤4两。“鸳鸯阵”以12人为一队,前为队长,佐以长枪手、狼筅手、镗钯手、长枪短刀、分列左右,互御跟进,首尾相接,攻防严密,藤牌兵机动灵活,鸳鸯阵变化莫测。

闽浙沿海多山陵沼泽,道路崎岖,大部队不易展开;而倭善设伏、好近战、贼性凶悍残忍,明军不敌。戚继光针对这一实际,以“鸳鸯阵”法遂得破解。与之对阵,贼人头滾滾,败绩连连,常以少胜多,所向披靡,横扫闽、浙、粤沿海倭寇,拔除巢穴,终使倭患清除,戚家军扬威天下,戚继光也被号为“戚老虎”。

晚年,戚继光在修定14卷的《纪效新书》中,删改较大,惟腰刀和藤牌章节有增无减,称“牌刀配合,进退便利,且卫且杀,南北通用之,利物也。”可见戚继光对藤牌兵的作用极为重视和推崇。冷兵器时代,这一凝聚戚继光心血、克敌制胜的军事杰作、实战经验,也就为世所重,在军队和民间传播,被延续了下來。史藉记载,郑成功复台、清军对俄作战中,都有藤牌兵取胜的战例;进入热兵器时代,藤牌兵、古阵法,虽退出历史舞台,但其杀敌抗倭、爱国保民的历史功绩,却永载青史,铭刻民心,不但到处立有颂碑、建有祠庙纪念,尤以藤牌操的形式,在东南沿海各地流传。

平潭位于福建沿海突出部,倭祸首当其冲,岛民深受倭害。某年二月初二,岛民自平北被倭寇赶至平南,至娘宮渡口,面对大海,逃无可逃,被屠杀和淹亡无数,尸首掩埋岸边,多年后,仍有白骨被雨水冲出,“二月二”至今成为岛民忌日,惨痛回忆。曾是繁华集市的钟门连街、流水湾头街,惨遭倭贼洗劫,成为废墟。倭寇烧杀抢掠,无恶不作,家家户户均有倭害传说。《福建史稿》(朱维干著)等史籍尤其记载,明初,洪武二十年(1387)六月,为避倭被官府逼迁的海坛岛民,适遇风暴,“淹亡过半”,不死岛民甚至被漂刮至闽南惠安一带。有几十年时间,一度成为荒岛。奋起抗爭的岛民,在桃花寨、南寨山等处集结抗击,设有峰火台报警联络,由于缺乏组织,孤掌难呜。至嘉靖四十二年(1564),即百余年之后,戚继光率兵入岛剿灭,倭患才告肃清,逃离岛民才陆续迁回。长期遭受倭害的岛民,深深感念着戚家军的功德,至今传颂着戚家军的许多故事,戚家军简便的军粮“光餅”,也仍在福清、平潭一带流行着。

1956年,藤牌操被平潭县文化馆立项,同年获晋江地区会演奖。历年不断参加会演。1958年,平潭藤牌操出现在上海电影厂出版的《小刀会》影片中。现己成为平潭入选省级“非遗”的唯一项目。2018年,潭城盛南庄还成立藤牌操传承基地。平潭大开发,成为国际旅游岛以来,坚持训练的藤牌操专业队,尤其是各类庆典、赛事活动不可或缺的热门表演节目,深受民众喜爱和欢迎。

平潭君山脚下的山门前村,不但有“半山妈”(击倭女英雄)等许多抗倭传说,藤牌操活动也十分活跃。农闲和正月春节期间,都有藤牌操表演,闪挪跳跃,对打搏斗,套路讲究,阵法严密,呐喊声起,罗鼓宣天,威风凛凛,重现当年击倭的战斗场面,观众看得热血沸腾,激发对戚家军安境保民功绩的追思。

令人感动的是,藤牌操传习范围之广,超乎寻常。从福建平潭的城关、山门前,到浙江温州的瑞安,再到广东的海陆丰、湛江市,甚至江西的永新等不少地方,都有藤牌操演练习俗。传承不息的藤牌操,昭示中华民族不畏强敌,歼灭一切胆敢来犯之敌的气概!

藤牌操演击倭阵,克敌制胜永传承!

摘自《今日头条》2023年7月4日/陈有芳

作者系福建省作协会员、研究员

随机稿件
暂无数据!
上周冠军
人气:0,发布文章:0篇
关于我们 | 服务条款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地图 | 网上留言 | 通讯员 | 我要投稿 | 稿件列表 | 在线咨询 | Rss订阅
地址:福州市鼓楼区五四路263号老干部局大院15号楼四层 闽ICP备2023017563号 邮箱:jq368@163.com
Copyright © 2013 《金秋》栏目 All Rights Reserved.
关注微信公众号